多要素支持中國創新藥研發加速——胡正國在首屆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的演講
來源:信息資源開發部 ??時間:2017-09-05
    2017年7月5日,藥明康德首席財務官/首席投資官胡正國參加了由國家信息中心主辦的首屆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高峰論壇,并發表題為“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和國際評價”的主題演講,重點分享了目前生物醫藥產業在國內的發展趨勢,國際上對中國的新藥研發的評價,個人的一些看法,以及藥明康德作為一個平臺提供的機會。

    一、國際趨勢
    今年以來,美國FDA藥審明顯加快,2016年全年美國FDA批了22個新藥,今年上半年批了23個,基本上會跟2014年、2015年持平,全年估計可以有24個新藥,從這個上面可以看到,新藥研發是風險很高,成功概率很小的投資,全世界有幾千家藥廠在研制新藥,美國FDA去年也就批了幾個,所以你想要拿到一個真正的新藥上市是非常小概率的事情。
    現在隨著基因組學、醫學發展,整個的新藥研發的產業鏈正在向非常復雜的,多學科合成的趨勢轉變,雖然這么多新技術出來,但是新藥研發速度、上市速度并沒有比過去十年快。這個里面很大程度是因為醫藥的行業是高度監管的一個行業,你每做一件事都要由藥監局來監管,所以不像互聯網產業,像野火燒過以后,馬上就長起來,醫藥行業是高度監管,這個也是導致比較慢的一個原因。盡管如此,顛覆性的技術還是不斷地涌現。除了現在炒的最熱的基因也好,測序也好,診療也好,后面逐漸是大眾化治療,在個性化的治療方面現在免疫細胞、基因治療、基因變異、干細胞治療這一系列新的技術不斷地被突破,逐漸地進入臨床應用。
    在全球化過程中,新興國家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特別是我們中國。中國的新藥研發開始爆炸性的增長大概是最近五年,在五年以前我們基本上看不到太多的風險投資基金投到生物醫藥行業里面,最近的話非常多,一方面是得益于技術的引進,另外一方面我們國家藥監局的政策也在不斷的改進。
    再看一下美國的風險投資是怎么聚焦的,可以看到,基本上高科技行業,它的資本集聚在很少的幾個區域,美國就是東海岸,波士頓到賓州,然后西海岸就是舊金山灣區,加上南部的洛杉磯,然后北面的西雅圖,中部幾乎很少有資本。再看看生物醫藥行業里面風險投資都去哪了?絕大部分去了兩個地方,舊金山硅谷、波士頓,圣地亞哥少一點,這三個地方基本上拿到了美國整個生命醫藥行業投資的70%。這個也給我們一個啟示,搞生物醫藥不是每個地方想搞就可以搞起來的。另外隨著新藥研發變得越來越復雜,這個行業分工也越來越細,從藥物化學的認證,藥物化學的篩選,臨床的研究,各個領域里面,需要多學科的配合。

    二、國內趨勢
    國內來看,過去十年里面,的確我們國家的基礎科學也是蓬勃發展,大量的海歸從美國回來,我們發表論文的數量是全世界最高的,也誕生了首個諾貝爾獲獎者屠呦呦。我們國家領先的大學,清華北大也不斷地發表世界創新的科技。同時在投資方面也能很快看出來研發投入快速增長,在健康領域相關的政府基金投資以及風險投資都在增長,風險投資在2015年以后爆發性的增長,2016年全年超過10億美金的投資。此外,這幾年一大批創新人才出現,這也是推動了我們國家醫藥產業迅速發展的因素,去年藥明康德投資的基石藥業首輪融資就開始急需創業人才。

    三、國際評價
    同時,國際上也關注到中國生物醫藥行業蓬勃發展,中國的生物醫藥行業開始為全球的產品線提供產品。中國已經開始研發全新的創新藥,在治療全世界的疾病。一些中國原創的藥已經走在世界上,而且是真正意義上在中國首創,走向世界的新藥。
    我們國家以前是仿制藥大國,現在正在從仿制藥向創新藥轉變,總體趨勢看,我們國家基本上是由完全成本優勢,就是勞動力成本便宜、生產成本便宜,逐漸變成市場優勢,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預計到2020年,中國醫藥一年的銷售額有1500億-1800億美金,差不多一萬億這樣的規模。
    同時我們國家一系列的政策也不斷地支持創新藥的研發,包括國家的“十三五”規劃,里面專門用很大一個篇章講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生物醫藥產業,然后各個地區也出了很多的創新的孵化器,讓大家能夠拎包入住,讓創業者比較輕裝地上陣。最近這一年多,國家藥監局的改革力度非常大,我們剛加入ICH,中國新藥的研發的標準跟歐美、日本、韓國都一樣,那么將來的話會大大加速新藥研發和上市速度。

    四、個人觀察
    我們國家面臨巨大的人口老化的問題,2030年我們人口將近三億五千萬人是60歲到65歲,所以這個對健康需求是巨大的。但遺憾的是,過去十年美國FDA批的新藥大概有三分之一在中國有,我們新藥審批的速度滯后西方世界六到十年。另外即使有了藥之后,藥價是很高,例如腫瘤新藥,在美國一個病人平均每個月開支在2010年以后基本上是1萬美金,一年下來要12萬美金,所以我們必須有良好的政策環境??偟膩砜?,我們要解決兩個問題:一個是可獲得,這個藥要有,我能用得著;第二個就是我能負擔的起。我們需要同時解決這兩個問題,現在藥監局新政改革解決第一個問題,這樣跨國公司不需要重復地做臨床實驗,它在國際臨床實驗后馬上就可以在中國制造新藥上市,這會加速新藥上市的速度,所以這個解決了可獲得的問題,但是只有少部分的高凈值的客戶能夠承受的起,大部分的藥是進不了醫保的,所以我們還是要鼓勵本土的藥企能夠快速地研發本土的藥,這樣把藥價降下來,所以我們同時要解決可獲得,可負擔兩個問題。
    要真正意義上把新藥做出來,需要資質、資本、資源這三者兼備才能做出來。美國就是三個地方,波士頓地區、舊金山灣區、圣地亞哥有美國生物醫藥資質,為什么這么說呢?三個地方這三個資源都有,例如美國波士頓地區有哈佛大學,MIT,能提供源源不斷地創新。資本方面,波士頓地區有30多家專門提供生物醫藥的投資機構,而且這些投資機構投資人他們原來就是做藥廠研發的平臺,CEO做投資人,所以他懂怎么做。還有大量的實驗室供應商,包括醫院,波士頓地區的醫院是美國最好的。我們國家希望遍地開花做生物制藥,這是一個偽命題,不可能做成的,真正意義上三個都能達到的還是在一線城市,北京、上海,然后小部分在深圳,還有武漢,還有蘇州,這幾個地方可能能做起來,其他幾個省份沒有辦法集聚大量的資源,尤其是人才。這個行業需要高度的知識集成的地方,不像互聯網搞幾個程序研究就做起來,需要生物學、化學、毒理學、遺傳學各種各樣的學科聚集在一起,人才的集聚在加上資本,再加上好的醫院、醫生,才能把這個產業做起來。藥上市了,商業化生產就無所謂了,在哪里建廠都可以,研發階段必須要高度集聚,美國三個地方集聚了80%的生物醫藥研發。
    此外,中國資本的環境在對生物醫藥的研發也是不利的,因為我們的資本沒有辦法讓投資人做到退出,中國的A股市場不允許虧本的公司上市。美國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大概有450多家,加在一塊市值超過六千億美金,這些公司都不掙錢,也沒有利潤,在中國不可能的。所以我們沒有這樣的資本市場,最近幸虧香港股票交易所馬上推出一個創新板,創新板只要你有估值兩億港幣以上就可以上,這個市場只開放給機構投資者,所以將來很多高科技公司都可以去香港,因為達不到上市條件的好公司沒辦法在國內A股上市。
    目前擺在我們面前有彎道超車機會。隨著藥監局的政策的放開跟國際同步,再加上中國目前來說,還是相對的研發成本比歐美低得多,我們病人群體大,做臨床實驗快,我們在同一個起跑點可能比美國要快,更快上市。我們投資的一家做糖尿病新藥的公司,在上海,他們就跑的很快,現在已經進入臨床三期了,這個藥是全球第一個專門治糖尿病的一個新藥,在美國都沒有開始,需要資本、政府大力合作?,F在醫保系統是個難題,新藥好不容易上市,怎么進入醫保,進入醫保的過程很漫長,基本上三到五年,進入到每個省的醫保系統又得要花很長時間,像美國你過一期以后它的銷售馬上就上來了,因為它的醫保系統,只要你的藥有FDA批的,必須得支付。當年治丙肝的新藥上市第一季度就銷售了四億五千萬美金,第一年銷售了一百二十億美金,那個藥是把丙肝徹底治愈的,現在我們國家有好幾個制藥企業在快速跟進,也會出自己丙肝的新藥。

    五、平臺機會
    藥明康德要做醫藥行業里面的平臺,這個愿景很偉大,靠一個企業做不到,平臺是賦能的,是讓更多的企業家、實業家能夠在這個平臺上共同努力來達到。所以過去16年里面,我們建立了50個技術平臺,小分子新藥的研發,生物新藥的研發,細胞基因治療的研發平臺,醫療器械平臺,過去五年我們建立起來的基因組學分析的技術平臺。我們的平臺對整個的全球新藥的研發貢獻是顯而易見的,可以看到2014-2017年每天批的新藥里面大概有70%的新藥是來自于藥明康德的合作伙伴或者說我們的客戶。
    最后講兩個平臺的力量的例子。第一個例子就是“孤兒藥”的研發。研發者有一個很好的想法,研發唐氏綜合癥的一個新藥,當時他在美國找風險投資,到2011年也沒有找到,后來藥明康德投了一百萬美金,他就開始創業。他和他的合伙人兩個人,加一個半職的財務人員,2.5個員工開始創業?;?8個月的時間把他的想法申請了專利,在藥明康德我們把他的細胞都建立起來,然后在老鼠的身上做動物實驗,6個月做下來,這個藥比現有市場的藥好很多,8個月以后另外一個公司,花1.3億美金把這個小公司給并購了。這個藥還在藥明康德研發部研發,我們在給它生產,現在這個藥已經在做臨床二期了,接下去臨床三期中國開始架入多中心的實驗,我們希望幫助唐氏綜合癥的孩子得到更好地治療。在中國大概也有差不多兩三萬的病人,所以我們要把這個事情完成。
    還有一個是我們最近剛做的事,也是一個公司,這個公司的中文意思是長壽。它融資了四千萬美金,包括藥明康德旗下的毓承資本,紅杉資本,還有美國的一個資本。公司兩個創始人是我們國家很牛的科學家,但是他們住在美國,一位在過去20年專注于腫瘤這個生物學的研究,研究腫瘤是怎么演變的,另一位是海歸,是清華大學藥學院的首任院長,現在是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教授,所以研發是從他們兩個教授實驗室出來的。公司是在2007年建立的,金融危機的時期建立的,那個時候他融資非常困難,融了大概九百萬,然后委托藥明康德生產、研發,這個藥還沒有做到臨床就九千萬左右賣給美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它把藥做到臨床三期,然后授權給另外一家公司加上銷售評審,一年以后被輝瑞140億美金并購掉。
所以我們這個平臺,盡力讓這些小的公司有好的科學發現,能夠迅速把科學家的理想在實驗室轉化為能夠救命治人的手段,這就是我們想干的事。
    (內容依現場速記整理,未經專家本人審核)

    胡正國: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攻讀生物物理及生物化學博士學位,并獲MBA?,F任藥明康德首席財務官兼首席投資官,負責財務、投資、并購、合資及新業務建設等方面,也是毓承資本的共同創始人兼管理合伙人,負責投資策略和資產組合管理。

开个什么店好赚钱呢 门面不是太正 上海时时乐今天的开奖号码 管家婆四不像平特一肖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 快速赛车的技巧视频 新疆11选5专家推荐号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31选7走势图福建大星彩 手机上网怎么赚 极速赛车手机app下载 35选7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