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中國大數據報告專欄(二):數字中國指數分省測評結果
來源:大數據發展部 ??時間:2019-01-17

數字中國發展指數分指標排名

數字中國發展指標體系由基礎能力指標、核心發展指標和保障水平指標3個一級指標組成,20173個一級指標排名前五的省份及其得分如下圖所示。

1  2017年各省數字中國發展指數一級指標排名(Top5

從三個一級指標來看,“北上廣”三個地方的發展特點略有不同:廣東在核心發展水平方面一騎絕塵;上海在基礎能力方面略高于其他省份;而北京在資金、人才、政策等保障方面遠超其他省份。

其中,核心發展指標由數字經濟發展度、數字治理成熟度、智慧社會發展度、數字文化繁榮度和數字生態投入度5個二級指標構成,覆蓋了數字中國建設的各個核心領域,2017年這5個二級指標排名前五的省份如下表所示。

1  2017各省核心發展二級指標排名

在“五位一體”的核心發展指標體系中,廣東省的四個二級指標都位居全國第一位,可見廣東省在數字領域的應用與成效在全國位于引領地位。

數字中國指數及其同比增速分析

以各省份2017年數字中國指數得分為橫坐標,以三年來各省指數的年均增速為縱坐標,繪制生成散點圖。使用平面坐標系將31個省份劃分到四個象限內,所處象限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該省份數字中國的發展類別。

2  2017數字中國發展指數與同比增速對比分析

結合指數得分和年均增速兩個維度,各省數字中國發展情況可以分為四種類型:一是領跑型(高得分高增速),指數總體水平較高,且近三年呈現持續高速增長態勢,主要集中分布于東部沿海地區,典型代表如北京、廣東、上海、江蘇、山東、浙江、福建等。二是追趕型(低得分高增速),指數總體水平處于中游,但發展速度快、后勁足,主要集中于南方內陸省份,典型代表如云南、貴州、江西等,特別是云南省在2015年數字中國發展指數排名中位列全國第27位,到2017年時已躍居第21位。三是觀望型,這些地區數字化建設與應用有一定基礎,區域人才等資源稟賦優勢較為明顯,指數整體得分較高,但近年來出現增長乏力的苗頭,典型代表如遼寧、湖北、四川等。四是潛力型,指數總體水平較低,發展潛力有待挖掘,典型代表如西藏、青海、新疆等地。

從全國各省指數增長速度來看,有2/3的省份處于平均水平之下,而處于平均水平之上前1/3的省份數字化程度增長速度較快,遠超其他省份,這也說明全國各省份的數字發展水平增速存在兩極分化現象。

總體而言,各省份數字中國指數及其增長速度與經濟發展水平呈正相關關系。從指數得分上來看,排名較前的省份大部分位于東部沿海地區,排名前五名的省份為北京、廣東、江蘇、上海、山東,從經濟水平上來看,這五個省份的經濟發展水平也在全國名列前茅。

三個一級指標交叉對比分析

將各省份2017年的基礎能力指標和核心發展指標進行交叉,分別作為橫、縱坐標繪制散點圖,可以看到基礎能力指標和核心發展指標之間存在一定正相關關系,但同時也存在一些例外,如下圖所示。

3  基礎能力指標與核心發展指標相關性分析

1)華中與華北部分省份核心發展指標較高,基礎能力指標相對較低,代表省份為河南、河北、江西、湖南。從二級指標來看,這三個省份的數字經濟發展度、數字治理的成熟度、智慧社會發展度、數字文化繁榮度及數字生態投入度均表現良好,但是在基礎能力指標方面,如基礎設施能力、數據開放能力、信息共享能力以及技術創新能力仍有待提高。

2)湖北、陜西、貴州三省基礎能力指標較高,核心發展指標相對較低。從二級指標來看,這些省份的基礎能力指標,如基礎設施能力、數據開放能力、信息共享能力以及技術創新能力方面均表現良好,但是在核心發展方面,如數字治理的成熟度、智慧社會發展度、數字文化繁榮度等都還有較大提升空間。

將各省份的基礎能力指標和保障水平指標進行交叉,分別作為橫、縱坐標,繪制散點圖,可以看到基礎能力指標和保障水平指標之間同樣存在一定正相關關系,如下圖所示。

4  基礎能力指標與保障水平指標交叉分析

可以看到,基礎能力指標較高的省份,保障水平也較高,北京市是典型代表,其在基礎能力方面的指標較強,信息共享、技術創新、數據開放、基礎設施方面有著不錯的表現,而在保障水平方面,北京的高校、研究機構數量在全國排名第一,為基礎能力的發展提供了堅實的人才保障。

四大區域發展水平對比分析

從我國區域經濟布局的四大板塊來看,2017年我國東、中、西和東北四大區域數字中國發展指數分別為74.2、70.7、68.669.8,其中東部地區數字中國發展水平優勢明顯;從增速看,東部地區2017年數字中國發展指數同比增長2.26%,同樣高于中部(2.1%)、西部(1.26%)和東北(0.89%),反映出區域間數字中國發展水平差距呈現不斷加大趨勢,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較為明顯。

5  四大區域板塊對比分析

從核心發展指標下分的五個二級指標來看,2017年東部地區在數字經濟、數字治理、智慧社會等多個領域都擁有明顯優勢,中部、西部、東北地區均處于追趕態勢,特別是在數字經濟領域東部、中部、東北、西部呈現明顯的階梯型差距;中部地區在數字生態方面表現優異,和東部地區呈現齊頭并進的態勢;中部、西部、東北地區的數字治理水平較為接近,但與東部地區仍有一定差距,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6  2017年四大區域板塊“五位一體”核心發展情況

注:四大區域板塊劃分標準:

東部區域: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和海南

中部區域: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

西部區域:內蒙古、廣西、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和新疆

東北區域:遼寧、吉林和黑龍江

 

編寫單位: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

本文發表于由國家信息中心數字中國研究院編輯出版的《數字中國建設通訊》2018年第2


 

开个什么店好赚钱呢 门面不是太正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河南 江西时时彩五星走势 期货配资规则 广西快乐十分号码规律 四川快乐十二手机版 二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 什么号码是连码 海南4+1技巧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 加拿大卑斯快乐8走势图